福音爱情小说《樊星下的一见钟琴》——第一章 难忘那幕

栏目:完本 来源:财富在线 时间:2019-10-09


《樊 星 下 的 一 见 钟 琴》


第一章     难忘那幕

 

在这个嘈杂的世界里,耳边似乎总有无尽的杂质困扰着你,你会不会渴望坐在星空下,向往着天的那一边有人在挂念着你,与你一同看着头顶上的繁星?

当你脆弱的心在浩瀚的宇宙下臣服时,你可否觅着一份宁静?可否用一颗谦卑的心看待世界,不再认为自己是自己的主人?

总有一些人,对于爱情并不在意,或者说也根本不懂爱情为何物;但也有一些人相信,如果婚姻里没有爱情,寿数定会折损,岁月不再有益。如果你始终对爱情抱有信念,你会永远快乐地活在本不完美的现实生活里,精神的美好或许带不来实际吃一顿鲍鱼的畅快感,但它会给你带来脸上真实的笑容,让你不再有冲动想去吃鲍鱼。

车水马龙追求物欲的年代,现实生活已把很多人原本圣洁的灵魂带走了,有的甚至在得到物欲之后只想追求野兽狂野的獠牙,似乎刺激感是唯一提醒自己还活着的办法,犹如只有血肉的行尸走兽。得到了充足的物欲,却失去了纯美的心灵,于是那些人又开始追求精神世界的神圣,可是流连于物欲的人最后还是会死在现实的纠结中,与罪同死在地狱里,永生永世。

在西藏茨中教堂的门口,一个身穿洁白麻布衣服的女子仰望着教堂顶上的十字架,她的头发被一条红白相间的丝巾裹住,丝巾柔软轻薄,可以看出乌黑的长发光亮整齐地披在肩上,她的脸颊有着西藏独有的高原红,她的眼睛有些湿润。她渴求的目光定睛在十字架上,微张着嘴唇,她轻轻地闭上了眼睛,一颗泪珠落在胸前的丝巾上,染开了一片红色的区域。十秒钟过去了,她睁开了眼睛,十字架似乎变得更加清晰,她深呼吸了一口,迈开了步子走向教堂,摇曳的裙摆恍如隔世一般,把时光拉回到2008年。

优一琴,人称一琴,一个对爱情极富幻想的女孩,从小就对粉红色情有独钟,却又在上海这座城市里被逼着长出一幅女强人的彪悍模样,就好像是粉红色和豹纹的结合体。她好学、好胜、好强、也好吃,但是她温柔、细腻、长情又深情。城市的钢筋水泥并没有渗透到这个温柔的女孩心中,看着周围进进出出这个城市的人,她不禁会想象着他们的归宿,还有自己最后的归宿: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又要到哪里去?

又是一个炎炎夏日,地铁里的空调有点像冰窖一样寒冷,优一琴穿着一身红色吊带连衣长裙,在地铁站里来来回回地走着,玻璃门折射出她红色衣裙的影子,却看不到她抿嘴微笑的脸,紫色高跟鞋在地砖上发出声响,干脆利落地打着每一个节拍。终于一辆地铁驶过来,人潮汹涌让她不禁退后几步,她是最后一个缓缓踏上地铁的人,车内拥挤的人群使她差点站不住,闷热的空气席卷而来让人有些作呕,她伸手拉住扶手,闭上眼睛,脑海陷入另一个自己的内心世界。

没有人知道,其实一琴的世界一直很孤独,却又丰富得让她自己惊讶,她从来不知道这些生命从何得来。一琴相信soulmate(灵魂伴侣),这是她和伊一常常探讨的话题,她从来都只想嫁给爱情,嫁给别人眼中鄙视的那虚无缥缈的感觉。如果世俗眼中的婚姻是性与金钱皆满足的结合,那爱情是什么?爱情是性与金钱即使都没有,但是我依然拥有着爱你的意念,爱你就是想你过得好,而我心甘情愿可以一直为你付出。我是你骨中的骨,肉中的肉,真正的合二为一,这才是一琴眼中的爱,却在这个世俗的世界里被按斤称两卖变味了,变成一股令人头疼的酸臭味。一琴一直在被保护的状态下长大,所以不太了解现实的险恶,那些心机重的人士也从来都不会是她的知心朋友,她似乎就是一个活得特别纯粹的女孩,却逃脱不了被罪挟持。

文静的一琴喜欢看爱情小说,每次一看就开始落泪,被妈妈常笑傻瓜,妈妈说:“都多大的人了,还为虚构的故事伤心,傻不傻呀?”一琴的爸爸无奈地笑笑,他们都不知道这孩子到底像谁?

每一次面对这样的尴尬,一琴缅甸地笑着转过身。她似乎特别懂心碎的感觉,和伊一不同,伊一的没心没肺让一琴羡慕。曾经有一句话深深地打动了一琴:“最美的爱情,是当我走心爱上你之后,我依然有一种寂寞感,你永远都填补不了这份寂寞感,所以我永远都不会厌倦你。”喜欢是放肆,可是爱是克制,克制那一份对你的冲动,以及冲动会造成的所有伤害。

2008年的春天,一琴大学毕业了,初入职场让她有些不适应,那些需要努力去学习的人际关系并不比学校里的课程容易。你的业绩不达标,会被人看不起;你的业绩超标了,又会被人排挤。一琴一直强忍着无奈的心情,每天从上海的南方商城乘地铁到淮海路。其实对于工作本身,她是不知疲倦的,她享受创造自我价值的成就感,但是赚钱没有带给她该有的快乐,过分留恋于物欲生活,反而让她更厌倦现实的嘈杂。每每下班后在商场逛来逛去,看着各大知名品牌的口红和服装,一琴会心动,却又转念一想,那些和她似乎并没有关联,还是身上纯棉的布料更有安全感。

接下来要介绍伊一了,一琴最好的朋友,大学校友加同系闺蜜,又是同一家公司的同事,所以亲密程度几乎就和亲姐妹一样。伊一的性格比一琴开朗得多,开玩笑都快成她的专利了,特大条神经让她获得可爱的美称,同时也是公司的超级广播站。有时下班晚了,姐妹两人一起吃晚饭,再一起看电影,通常都会超过10点,于是一琴就睡在伊一市区的房子里。一琴特别喜爱看电影,国内外经典的爱情电影都被她看遍了。伊一曾对一琴说,最渴望的是和爱的人一起开公司做生意;而一琴对伊一说,最渴望的是和爱的人一起生一个可爱的孩子。

独生子女总有一些悲哀,没有亲姐妹相伴左右,所以渐渐得,身边的同学、同事和朋友就会变得和亲人一样亲密。再喜欢寂寞的人类,也需要适时地在一起群居。两个内心同样孤独的灵魂凑在一起,却没有因为彼此依偎就治愈了灵魂的空怆,所以良药在哪里?答案是依然没有找到,道路依然很遥远,且方向未明。

这一晚,一琴又住在伊一的家里,夜幕很快就降临了,而一琴有些难以入眠,一琴低头看着手机,电视里播放的节目就像背景墙一样,没有一句台词进入一琴的耳朵。穿着Hello Kitty大红色睡衣的伊一察觉到了,对于一琴的心思,伊一总是了如指掌,于是她小声问坐在沙发上的一琴:“劳动节到了,同学聚会的通知收到了吗?”

“嗯,收到了。”一琴叹了口气,合上手机转头望着窗外,卷翘的睫毛下是一双失望的大眼睛。

“怎么又开始叹气,叹气会变难看的你知道吗?你是不是不敢去?”伊一看着一琴忧愁的侧面。

一琴的表情瞬间变得诧异,带着些许无奈的口吻回答道:“哎……伊一,是不是我在想什么,永远都逃不出你的眼睛?”

“那当然啦!这么多年的姐妹,难道都是白当的呀?能够让你那么纠结的也只有他了,你就这么点胆量,总是逃避!该怕相见的人是他,不是你呀!你正大光明和我一起打扮美美地出席同学聚会,有啥不好?搞什么自闭吗?”伊一立刻有些不客气地点破了一琴的小心思。

“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他呀……”一琴低下头,喃喃地说道。

“都过去这么久了,放开吧,别把苦毒积在心里。”伊一伸出手抚摸着一琴的肩膀,一琴转头看着伊一,眼眶湿润了。

“你知道吗?他完完全全地破坏了我对爱情纯洁的向往,我不知道怎么去饶恕他?”一琴伸手推开伊一的手,离开客厅走进房间。

每次一想起他,一琴总是感觉头皮发麻,他的名字就像毒药般,一旦被提起,魔鬼的刺就在一琴的身上深深地划出一个个烙印,他的脸更是无法被想起,尤其那满是羞辱的一幕,让那个夏天成为一琴人生里最大的污点。这就像刺一样扎在她的心里,被诅咒成是人生里永远的痛。




神的旨意必定成就

愿上帝耶和华的爱被世人都知晓

God Bless You!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