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留学“贬值” 原因几何?

栏目:完本 来源:证券日报首发 时间:2019-06-27

留学生给澳洲的大学带来了上百亿的收入,但大学在待遇方面似乎没有跟上。留学生的工作机会也非常有限。那么国际学生为什么还选择澳大利亚?

用工剥削、精神压力、种族主义

在新南威尔士大学攻读商科的Annie是一位出生在澳大利亚的华裔学生,她见证了本地学生和留学生在求学经历上的巨大差异。“留学生,尤其是来自非英语国家的学生,在班里会觉得格格不入,”她说,“你经常能看到本地学生待在一边,留学生待在另外一边。”

澳大利亚国际学生委员会(Council of International Students)主席Bijay Sapkota说,留学生不只在学习和语言方面受阻,他们常常会面临资金压力、用工剥削、精神压力、种族主义。

Sapkota指出,能给留学生提供支持和帮助的服务缺乏有效的接触渠道。“留学生得历经层层关卡才能获得帮助,先是学生中心,然后是国际部门,才到咨询服务,而且对于一个遇到问题、英语能力有限的留学生来说,能填好各部门的申请表就已经够呛。”

不过,大学还有部分行业机构都坚持表示,上面提到的这类学生只占一小部分。

新南威尔士大学工程学院院长Mark Hoffman说,他认为上面的说法有些言过其实,而在新南威尔士大学情况也的确不同。

“每一位留学生都得锤炼语言能力,但更多困难其实来自文化等方面的差异,出国总会遇到这些问题,”他说,“在学习的过程中和学校的支持下,他们的沟通与合作能力得到了大幅提升。仔细观察的话你会发现,留学生和本地学生都会相互来往,自身的背景并没有影响彼此间的交流。”

指标难以反映真实情况

澳大利亚留学“贬值” 原因几何?

数据来源:澳大利亚教育与培训部

2018年澳大利亚学校共有640362名留学生,与2017年8月相比增长了11%。

澳大利亚大学协会Universities Australia首席执行官Catriona Jackson没有评价现有的语言要求是否合理,但她指出留学生最终的表现与本地学生相当。她在一份发给ABC的声明中表示,“与全球其他领先的高等教育体系相比,澳大利亚大学的英语语言要求同样经得起考验。”

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也在发给ABC的声明中否认了放宽语言门槛的说法,“留学生以及所有入读大学的学生,均需满足英语能力的相关要求,为学术造诣打好基础。”

分析人士表示,其实部分问题是学校和联邦政府太过依赖于指标反映的满意度。

如教育部推出的线上调查“学习与教学质量指标(Quality Indicators for Learning and Teaching,简称QILT,一项自愿参与的全英问卷调查)”就给出了正向的结果,75%的留学生对求学经历感到满意,仅稍稍低于本地学生的79%。

更重要的是,追踪毕业生就业和专业对口情况的“毕业生现状调查(Graduate Outcome Survey,简称GOS)”每年只公开本地学生的数据,留学生的就业情况并没有向外界披露。ABC曾联系教育部希望能查看这部分数据,但未能获得许可。

多位专家与观察人士向ABC表示,许多企业并不想雇用留学生,常常会列出强人所难的语言要求,短期签证也进一步阻碍了留学生求职。

媒体学者Jenny Weight说,以她的经验,英语能力有限的中国留学生一般不会参加上述这些调查,即使有人参加,也不会给结果带来太多影响。“我们的留学生主要来自中国,他们不习惯对官方表达异议,或者主张自己的政治观点。我这么说是因为他们告诉过我,填入真实想法让他们觉得很不自在。”

Michael Fay创立了澳大利亚首批面向国际招生的项目——悉尼科技大学的Insearch学院,目前他正在管理一家专营东南亚业务的咨询公司。他对ABC表示,这些调查的方法论和问题的设置也存在讨论的空间,“有些调查不会设置不好回答的问题,如果深入提问,许多受访组织也都会避重就轻。”

谁负责监管标准?

无论是联邦还是州法规,留学生总处于一个模糊的位置。

澳大利亚国际教育行业主要的监管机构是高等教育质量标准署(Tertiary Education Quality and Standards Agency,简称TEQSA),负责核查语言和学位课程是否符合国家订立的课程内容和评估标准,但五位全职核查员需要对接多达170家课程提供方,工作内容囊括高等教育立法的方方面面,语言课程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在年度报告中,TEQSA也提到,年复一年积压的上百个待办事项已经让工作人员应接不暇,他们会把工作重心更多地放在小型机构的监管上,大学多半都靠自律。

一位TEQSA发言人向ABC表示,每年他们平均会收到200例学生投诉,但他们不清楚有多少来自留学生,因为在2017年以前,投诉人的身份并不会记录下来。

TEQSA的作用是监管课程内容和评估标准,各地调查专员的角色是处理高等教育领域的行政和学生服务投诉,比如入学问题或者不公待遇,联邦调查专员署(Commonwealth Ombudsman)则主要处理职业院校和私立大学的事务,但不同机构的职责界线往往会模糊混淆,这也导致学生在投诉时常常会找错地方。

早在2011年,维多利亚州调查专员就发现,虽然部分学生服务有在发挥作用,但这些服务更多是用来“弥补不合理的入学标准”,“没能帮上多少遇到问题、需要帮助的学生。”

“大家在质疑澳大利亚大学的质量”

墨尔本大学副教授Fran Martin不仅给留学生上课,也针对这一群体做了大量研究。她说,许多突出的问题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

“不知道为什么,大学拿着这些收入,或者说他们需要这些收入,但却没有主动将这些资金用于改善学生的体验。”

“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新南威尔士大学工程学院院长Mark Hoffman说,他所在的学院在这方面做出了许多努力,但他也指出,学生也需要承担起一定的责任。

“我们提供多种课程项目,但这都得看学生有没有信心参加。仅仅是打开一个网页,告诉他们,‘如果你遇到任何问题,就在这里写吧’,不一定会有多大的效果。我们所做的是营造融洽的氛围,让他们更有信心去面对各种各样的问题。”

曾留学海外、目前在中国从事出国留学行业的Xiaolan Tang向ABC表示,澳大利亚的大学现在越来越不“吃香”了。

“大家在质疑澳大利亚大学的质量,因为申请其他海外顶尖院校被拒的学生,依旧可以轻松拿到澳大利亚同等水平大学的offer。在大家看来,澳大利亚大学的门槛很低。”

29岁的Zhao Chen曾于2014年在墨尔本大学就读建筑专业,她向ABC表示,她觉得澳大利亚大学的入学要求很容易满足。“我觉得,申请入读一家澳大利亚一流大学其实挺容易的,因为他们的要求的确不高。感觉随随便便就能拿到很多offer。”

墨尔本大学副教授Fran Martin说,澳大利亚学位在中国学生眼里的含金量已今非昔比。

“放眼10年前,澳大利亚学位还能给你‘镀金’,但现在,几乎每个人都有机会出国留学。”

“澳大利亚的留学经历已经不会再让雇主眼前一亮。”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