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险】电视剧的那一幕真真地上演了!

栏目:高清 来源:先锋网视 时间:2019-09-10


//
西南医大附院成功救治首例麻醉手术中突发恶性高热患者
//

电视剧《医者仁心》中,有一幕表现的是一位患急性阑尾炎的少年做手术治疗,在麻醉后突然出现罕见高热,生死关口,经验丰富的麻醉医师迅速判断为恶性高热,急需特效药丹曲洛林才能解救,在患者命悬一线的关头,终于找到这种稀缺的救命药,使患者转危为安。

 

这紧张揪心的一幕是电视剧作者编造出来的吗?非也,恶性高热确有其病,患者体温最高可达45℃?死亡率高达71%?全国不超过100例?真是麻醉医师可能一辈子也难遇见的罕见病症?


近日,记者获悉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近期成功救治了该院首例麻醉手术中突发恶性高热的案例,并带着上述问题,采访和了解了在手术台上上演的一场“生死时速”的救治过程。



急诊手术中遭遇罕见麻醉并发病症

2018年11月24日,患者邓某因腹部外伤收入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需要在全身麻醉下紧急开腹进行手术探查。在常规麻醉诱导、气管插管后手术顺利开始,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和日常的急诊手术并无不同。

 

但当手术进行约30分钟时,患者病情突然出现变化。主管麻醉医生夏华医生发现,患者呼出气体中的二氧化碳浓度突然异常升高,体温也迅速从术前的36.8度升高到39.5度,血钾浓度明显升高。


在排除其他可能性后,主管麻醉医生夏华、代俊超开始意识到,可能遭遇了最罕见且凶险的麻醉并发症——恶性高热。他们当机立断,立即停止患者七氟烷的吸入并采取对症治疗措施如降温、过度通气、补液、利尿、稳定内环境、维护重要脏器功能等,同时联系和请示了住院总医师白毅平、上级医生廖永宏副教授及科主任魏继承教授,迅速建立有创动脉、静脉穿刺、置管、压力监测,并抽血检测血气、电解质、血液生化、凝血与DIC、酶学等一系列指标。

 

白毅平医生得知该患者病情后迅速赶到手术室,当即触及患者双上臂肌肉僵硬强直,手术医师也述腹肌紧张,这是恶性高热病症肌肉强直收缩的典型临床症状。


很快,一项项化验检查结果出来了,血CO²分压及肌红蛋白、肌酸激酶、血钾浓度等相关指标均异常升高,体温已经升到了39.5ºC。经过进一步分析判断,按照“恶性高热临床诊断标准”,该患者发生恶性高热可能行较大,进一步救治仍需加强。继续对症治疗的同时,再次上报麻醉科主任魏继承教授。


手术历时3小时,结束时患者的体温已不再继续上升,生命体征基本稳定,转入ICU。至此,这场“抢时间”的“战役”才刚刚开始······



唯一救命药快马加鞭奔袭而来

魏继承主任在进行综合分析判断后,紧急联系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麻醉科国内知名专家讨论,基本确定恶性高热的诊断,并指示抢救医生“按照恶性高热进行救治”,紧急向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麻醉科求助,尽快获得治疗恶性高热特效药物——丹曲林,否则后续治疗很难确保成功。

 

两地医者的接力赛,生死时速,救命药丹曲林从五百里之外奔袭而来。在患者发生恶性高热约7小时,特效药终于从成都送至泸州,并以最快速度开始用于该患者的救治。


按照使用说明、用药规范及专家意见,在首剂冲击治疗基础上,连续泵注给药3天后,患者的病情迅速得到了控制,肌僵消失,体温很快降至37ºC左右,各项异常升高的指标也逐渐将至接近正常,病人意识清楚,各项生命体征正常、稳定,诉双上肢酸痛无力。停用丹曲林后观察,病情稳定、无反复后,表明患者已脱离生命危险,终于回到普通病房。

 

据了解,恶性高热是一种较为罕见的家族遗传性的亚临床肌肉疾病,是一种隐性遗传性疾病。手术中,只在使用某些麻醉药物(如骨骼肌松弛药琥珀胆碱或氟烃类吸入麻醉药)后触发,基本病理为肌浆网钙离子通道持续开放,导致钙离子持续外流。临床主要表现为骨骼肌因持续收缩而僵硬,异常高代谢状态,产热急剧增加,体温迅速升高,肌溶导致血肌酸激酶、肌红蛋白、血钾升高,以及酸中毒、心律失常等一系列变化。


恶性高热一旦发生,在没有特效药丹曲林的情况下,病情难以控制,死亡率可高达70%以上(用药后可降至5%)。但因恶性高热属极其罕见的麻醉并发症,目前丹曲林仅在国内极少数区域知名大型医院常备,可向所在区域各医院急需时无偿提供。



终身难忘与时间赛跑的医者

在麻醉科魏继承主任、王晓斌主任、周军副主任、白毅平、夏华医生、ICU及胃肠外科医护人员等共同精心救治、照顾下,患者后期恢复良好,术后第十天康复出院。救治期间及出院前,患者及其家属多次表示:“衷心感谢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水平高、医德好的麻醉医生们,全家人将终身难忘”。

 

“从事麻醉工作37年了,我还是第一次遇见恶性高热的病例,这也是我院首例,‘有幸’能碰上这种罕见的麻醉并发症并成功地救治,对我们而言,也算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和从医经历。”魏主任有些感慨地说。

 

据记者了解,恶性高热是目前所知的唯一可由常规麻醉用药引起围手术期死亡的隐形遗传性疾病(发病率1/5万-1/20万),目前在全国不超过100例。它是一种亚临床肌肉病,患者平时并无任何异常,仅在全麻中接触挥发性吸入麻醉药(如氟烷、安氟醚、异氟醚等)和去极化肌松药(琥珀酰胆碱)后促发。一旦发病,如不使用特效治疗药物(丹曲林),一般常规的治疗措施常不能奏效,患者死亡率极高(可高达71.4%)。

 

此外,因其属于遗传性隐性疾病,并且术前采用基因异常位点筛查确定是否易感尚不成熟,因此,该疾病很难预防。恶性高热患者的近亲属可能是该疾病的潜在的易感人群,医生强烈建议,为安全起见,这类人群在因手术需要实施全身麻醉前,应向麻醉医师说明,以便避免使用可能促发恶性高热的麻醉药物。



文/   颜辰岭、汪帆

图/   麻醉科

编辑:黄   黎

校对:李   浩

主审:王   伊

新闻热线:0830-3165027


宣传部投稿邮箱:xcb026@126.com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